精彩小说尽在SYS双赢阅读!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

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

段弦笙 著 主角:简安然,段以墨

完结 免费

《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是段弦笙所著言情类小说,主角是简安然,段以墨等,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安然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段以墨,他是她对婚姻和爱情的所有幻想,所以她一直将段以墨当做她的监护人,以前她跟段以墨说她要嫁给他的时候,段以墨说她还小,现在她已经成年了是不是可以成为段以墨的妻子了。段以墨从来没想过简安然会对他如此的执着,他以为她说的那些不过是玩笑话,可没想到在简安然成年的时候她竟然爬上了他的床,自此以后他就知道他的人生怕是离不开这个小丫头了.........

38万字 更新:2020-05-25 08:39:54

在线阅读

《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是段弦笙所著言情类小说,主角是简安然,段以墨等,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盛宠军婚首长请矜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安然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段以墨,他是她对婚姻和爱情的所有幻想,所以她一直将段以墨当做她的监护人,以前她跟段以墨说她要嫁给他的时候,段以墨说她还小,现在她已经成年了是不是可以成为段以墨的妻子了。段以墨从来没想过简安然会对他如此的执着,他以为她说的那些不过是玩笑话,可没想到在简安然成年的时候她竟然爬上了他的床,自此以后他就知道他的人生怕是离不开这个小丫头了......

免费阅读

简安然被他的冷漠惹得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了,视线到处转着,不停想办法。

“今天真是个意外,我在屋里一个人太无聊了啊,段叔叔你又一连三天不回来,难道要我和莫爷爷两个人打太极啊?”说到这,简安然又故意瘪了瘪嘴,“或者……我继续跟我之前一样去打工?”

话音未落,男人就沉声打断了她,“这个想法早点消除,你安心上学,不准再像以前一样。”

闻言,简安然心里突然有点小雀跃,暗自乐了一阵。

可面上却故意道,“可是现在只是暑假啊,大学学费和各种生活费,还有一堆一堆的特别贵……我不想白吃白喝,要不还是让我去兼职吧,反正我成绩不好,这学也……”

段以墨的表情没一点松动,语气强硬得不容置疑,打断她:“就算是天价你也给我把心放学校里去,不许再有这方面的想法。”

“喔,那好吧……”

简安然应声,心里头却是窃喜的,佯装看风景望向车窗外,可嘴角却是忍不住勾起。

而这个细节被段以墨清晰捕捉,一句话又把她给结了冰:“别想转移话题,回去我会好好问莫管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你逃不走。”

简安然脸色一下变了,在心里哀嚎,不会吧,还来?他不带这么记事的吧!

……

“什么,简小姐跑出去偷玩了?”别墅客厅内,莫管家惊呼出声。

“我那会去楼上房间敲门,她还在里面说要休息了啊,怎么会在外面呢,不可能吧,简小姐,你刚刚不是一直在家吗?”

莫管家疑惑着,看向一旁不吭声的简安然,她这会就在沙发旁边站着,也不敢坐,一直在一旁偷偷瞅着沙发上保持冷漠的男人。

不过对于莫管家的疑问,她没敢直接认。

这她该怎么招,要是承认岂不是罪加一等了,还不打声招呼大晚上的偷偷跑出去,性质恶劣啊!

“你不用问她了,人是我在如歌里头撞到拉回来的,我就是挺好奇,这大晚上的活生生一个人两个小时都不在屋里,你是怎么会不知道的?”

“少爷,这件事确实是我的疏忽,我没照顾好简小姐,唉,我以为小姑娘的应该都会睡很早,所以我也很早就回房了……”

得,开始责难了。

他怎么样说自己都可以,可要是明明是自己的锅,却怪别人,就算是一点点,但简安然心里都会愧疚。

这个莫爷爷对她也可以,总是让她想起自己已故的爷爷,简安然还真不想这个老人家为自己背锅。

“今天偷跑出去这个事都是我的错,你别怪莫爷爷,要怪,就怪我,都是我自己闯的事我自己承担责任!”

一直在旁边站着没吭声的她终于开口了,有点小委屈,可更多的却是一种倔强。

她确实不应该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出去,玩也没玩尽兴还差点跟人干起架来,谁不糟心啊,要是还让莫管家给她背锅,那她心里永远都得过不去。

空气有那么一瞬安静。

莫管家有点惊愕地看向她,“简小姐,你……”

“你刚刚说,自己闯的祸所以你要承担责任?”段以墨倒是表情一点变化也没有,淡淡道。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自己偷跑出去玩的,你别怪莫管家,要是有什么责罚,尽管冲我来就好了。”

简安然这会暴脾气也上来了,瘪着嘴,破罐子破摔,做好了大不了一死的准备。

是她先前不知道他管教习惯真这么严,也是她要冒险,就这个架势不就是要来一顿惩罚,那就惩罚她啊!

她什么事没做过,要是扣生活费也好,让她承包家务也好,她都能干,还怕什么惩罚?

段以墨挑眸若有所思地睨了她一眼,低哼一声:“这个心倒是有。

简安然没吭声,等着他继续说。

“我没想要给你什么惩罚,只是不打声招呼出去这件事想让你记记心,所以说话语气有点重,你自己下次注意。”

男人语气缓和了点,不冷不热地说着,一段话让简安然兀的愣了。

“什么意思?我……不用做什么事了?”她不敢置信地问。

段以墨看她的目光有点别有意味,“你有你自己的朋友圈,我是不好干涉,至于你说的,我为什么要让你做事?”

“没事没事,我就是太高兴……”简安然连连摆手,可兴奋却是难藏于心。

原来她一犯错或回去晚了,简丽就扣她钱,或者让她干这个干那个,她还以为这回也是这样……

谁知道说了半天,竟是啥事也没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